2019年6月27日 星期四

明列盜戒犯相總緣


本文:
第一支 列緣
列緣中分為二類──一正明犯緣
        ─二別示闕緣
消文:
科判犯相分三之一:第一支 列緣明列犯相總緣。
科判列緣分二
第一類 正明犯緣:正式說明犯相總緣。
第二類 別示闕緣:逐目顯示各種闕緣。


2019年6月26日 星期三

科判盜戒犯相


本文:
第二項 犯相
犯相中分為三支──一列緣
        ─二隨釋
        ─三結示
消文:
科判盜戒分三之二:第二項 犯相。違犯盜戒的行相。
科判犯相分三:
第一支 列緣:明列犯相總緣。
第二支 隨釋:次第解釋犯緣。
第三支 結示:結攝盜戒行相。


2019年6月25日 星期二

明犯盜戒對境


本文:
第一項 犯境
《事鈔》云:「初犯境之中。謂六塵六大,有主之物,他所吝護。非理致損,斯成犯法。 若無主物,及以己物。或為緣差,境奪,心想疑轉。 雖有盜取之心,而前非盜境,並不結犯。唯有本心方便。」  《資持》釋云:「初示境。六塵六大攝盡一切,如下自釋。 若下二明闕緣又二,初別示闕相。上二句及下境奪並名闕境,非畜物替故云奪也。言緣差者互闕不定,或心息物移前事阻礙等。言想疑者即闕心也,於人物上異想有三謂非人畜生及無主也,疑亦同之。 雖下通結非犯。一往觀文,似結闕境。然據闕心,前境雖定,若望正作非畜物疑想時,心不相當,亦非盜境。故下總云唯有本心方便,驗非偏判也。」
如下自釋者。見下犯相,隨釋,有主物,別人物,明盜相文。
明闕緣中。參閱前持犯總義,闕緣不成,列名顯相文。及下犯相,列緣,別示闕緣文。
消文:
科判盜戒分三之一:第一項 犯境:違犯盜戒的對境。
律祖在《事鈔》中說明盜戒犯境的情形,如下
第一項犯境當中,包括六塵(色聲香味觸法)六大(地水火風空識)、有主之物等對境,是他人所吝惜、守護之物,未能如理如法而招致毀損,即構成違犯盜戒法。如果是無主之物,或者是自己之物(指盜取到的是屬自己之物),或者是緣差(指所緣起障礙,譬如忽起善念),或者是境奪(境差,指對境生變,譬如想盜取的境已不存在,或許變成了非畜物),心想(想差,想心改變)疑轉(疑心,譬如懷疑這是非畜之物)等闕緣情形,雖然有盜取的心,但是這些並不是我們要盜取的對境,在這些條件之下,都不結犯根本罪,而是只有本心的方便罪。
元照律師在《資持》中析《事鈔》文,如下:
科判釋犯境分二:初示境,二明闕緣。今初
初、示境
《事鈔》文中六塵(色聲香味觸法)六大(地水火風空識)意指攝盡一切皆是盜境,關於盜境如下《事鈔》的自釋,分別將於第二項犯相——第二支隨釋——第一類有主物——第二端別人物——第三目明盜相中解釋
二、明闕緣
若無主物」以下,明闕緣,又分二:初別示闕相,二通結非犯。今初
初、別示闕相
上二句「若無主物,及以己物」及接下來的「境奪」,都稱為「闕境」,盜境由於被非人、畜生等之物替代了,所以稱為「」。「緣差」的意思,是指欲盜取之物,遇到種種闕緣,譬如盜心止息變為善心,欲取之物移到不知處,或者有其他的境造成障礙等。「心想疑轉」都屬於闕心,本人欲取人物,境上想心轉為非人、畜生及無主等,疑心也如同想心。
二、通結非犯
雖有盜取之心」之下,由於前述各種闕相,所以全部都結為不違犯盜戒。
乍看《事鈔》文,好像都結闕境,然而依闕心思惟,雖然原來的所緣境是確定的,但是如果從造作的當下思惟,生起非人、畜生之物等疑心、想差時,不但與盜心不相當,而且也不是原來的盜境。所以最後才會總攝為「唯有本心方便」,證實這並非偏頗的判定。
弘一律師的註釋:
如下自釋」,見以下的第二項犯相——第二支隨釋——第一類有主物——第二端別人物——第三目明盜相文。
明闕緣」,參閱前第一門持犯總義——第六章闕緣不成——第一節列名顯相文。以及下一項第二項犯相——第一支列緣——第二類別示闕緣文。


2019年6月24日 星期一

總明盜相


本文:
《事鈔》云:「性戒含輕重也。性重之中,盜是難護。 故諸部明述,餘戒約略總述而已。及論此戒,各並三卷五卷述之。必善加披括,方能免患。 有人別標此盜,用入私鈔。抑亦勸誡之意也。」  《資持》釋云:「初示相難護。上句總示性戒,次句局就四重,下句獨顯今盜。 故下二據諸文顯難,前示律論《僧祇》釋盜涉五卷,《十誦》四卷,《善見》三卷。 有下次指別鈔。未詳何人。」
盜中分為三項──一犯境
       ─二犯相
       ─三不犯
消文:
律祖在《事鈔》中說明盜戒的情形,如下
性戒包含輕罪與重罪。在性戒重罪當中,盜戒是最難防護。因此諸律中都明白敘述,而盜戒以外的其他戒相,都只是概略地總括敘述而已。至於論述盜戒的諸律中,有的律以三卷述之,有的律以五卷述之。必須好好地加以披尋撿括,才能避免錯誤。古來有人自其他鈔文另標盜戒,這樣也是古德勸誡後人之意。
元照律師在《資持》中解《事鈔》文,如下:
科判敘意中分二:初示相難護,次據諸文顯難。今初
初、示相難護
上句「性戒含輕重也」總示性戒,次句「性重之中」明僅局限於四重戒,下句「盜是難護」獨顯現在所說之盜戒。
次、據諸文顯難
故諸部明述」以下,引諸律顯盜難護,分二:初示律論,次指別鈔。今初
初、示律論
明示諸律論盜戒中,《僧祇律》中解釋盜戒有五卷;《十誦律》中解釋盜戒有四卷;《善見律毘婆沙》中解釋盜戒有三卷。
次、指別鈔
有人別標此盜」以下,指古有失德者,別自其他鈔文篡錄。但是沒有指出是誰這樣做。
科判盜戒分三:
第一項 犯境:違犯盜戒的對境。
第二項 犯相:違犯盜戒的行相。
第三項 不犯:不違犯盜戒的情形.


2019年6月23日 星期日

標盜之理


本文:
第二節 盜
《資持》云:「《疏》云,非理損者為盜,公白取者曰劫,畏主覺知為偷。盜名通攝,故特標之。」
消文:
科判性罪分四之二:第二節 盜。
元照律師在《資持》中引《戒疏》釋性罪盜,如下:
《戒疏》中說,非理損害他人財物稱為盜,強力直奪他人財物稱為劫,擔心財物主人察覺稱為偷。因為盜名可以通攝這些情節,所以特別標為盜。
《行宗》釋云:「非理取者因利求利侵虧於人;公白謂強力直奪。」


2019年6月22日 星期六

明不犯殺戒


本文:
第三項 不犯
《事鈔》云:「不犯中。《律》云。若擲刀杖瓦石材木,誤著彼身而死。 及扶抱病人而死。或以藥食及以來往出入而死者。一切無害心,不犯。」  《資持》釋云:「前開誤失。 及下次開看病。以藥食者因與而死也。往來出入者《含註戒本》云扶將病人入房往反,此釋濫上扶抱,但上約臥起下據往還耳,或可約看病者出入闕事釋之。一切無害者上文略舉此句通收,但約無心不唯此二。」  《行宗》云:「然此誤者由於他事,全無害心。不同前明錯誤之誤。學者知之。」
前明錯誤者,見前持犯總義別簡性重章。
消文:
科判殺戒分三之三:第三項 不犯。說明不犯殺戒的情形。
律祖在《事鈔》中說明不犯殺戒的情形,如下
不違犯的情況中,《四分律》說:「譬如投擲刀杖、瓦石、材木等,誤觸他人的身體而造成死亡;或者扶抱病人而造成死亡;或者餵服藥食,以及扶抱病人來往出入而造成死亡,以上都是在於無害人之心的情況下,則不犯殺戒。」
元照律師在《資持》中解《事鈔》文,如下:
科判不犯中初引本律有二:前開誤失,次開看病。今初(消文者按,本律即《四分律》)
前、開誤失
說明造成死亡的意外情況。
次、開看病
及扶抱病人」以下,開看病。「以藥食」的意思,是指由於給病人服藥食而造成死亡。「往來出入」的意思,《含註戒本》的解釋是攙扶病人進出臥房,這是廣泛解釋「扶抱」,僅止於從臥床扶起,到出入臥房而已。或者可以從瞻視病人時的出入闕緣解釋。「一切無害」的意思,《四分律》的文只是略舉,這裡《事鈔》的意思,是全盤包括在內,只就無害心來說,並不是只有這二種情況。
元照律師在《行宗》中解釋,如下:
然而這裡所說的「誤失」,是由於其他事故引起,完全無害心。與第二節錯誤中所說的「」情況不同,修學者應當了知。」
弘一律師註釋,「前明錯誤」是指持犯總義門的別簡性重章。p. 130L01


2019年6月21日 星期五

別明非畜殺相


本文:
第二類 別明非畜
《戒本註》云:「若殺非人,若畜生有智,解於人語,若能變形,方便殺者,並中罪。不死者,下罪。 畜生不能變形,若殺者,下罪。」  《戒疏》釋云:「智變有勝,加害犯中罪者。以相同人,心非重者,何能害也。 若知而害義依法科,不知而害亦從律結。」  《行宗》釋疏云:「初明犯意。 若下斷犯。還約知論,依法科者,即結中罪,不知從律如常,犯下罪。」
若知水中有蟲,或用或飲者。亦應準此而結下罪,隨所用所飲一一犯也。
消文:
科判隨釋分二之二:第二類 別明非畜。特別辨明非人、畜生之殺相。
《四分律比丘含註戒本》當中說:「如果殺非人,殺死的話結中罪,沒殺死的話結下罪。如果殺畜生,而且畜生聽得懂人話,又能變成人形,殺死的話結中罪。沒殺死的話結下罪。如果畜生不能變人形,不論死不死,只要殺的話都結下罪。」
《戒疏》《四分律比丘含註戒本》說:「畜生有智又能變形,有其殊勝處(消文者按,畜生能解人語,表示能受戒。關於這點,可以試著從「非堪為別解脫律儀之身,而具菩薩律儀者」去思惟。),加害的話,結中罪。因為殺相與人趣同,所以殺心非重的話,加害不了。如果知道而害,結中罪,如果不知道而害,結下罪。」
元照律師在《行宗》《戒疏》文,如下:
智變分四:初明犯意,二如下簡濫,三又下示相;四若下斷犯。今初
初、明犯意
消文者按,此中二、三《略編》刪略。
四、斷犯
「若知而害」以下斷犯,依《大智度論》所說,「依法科」的意思,即結中罪,「不知而害亦從律」的意思,即依一般結下罪。
弘一律師註釋說,如果知道水中有蟲,不論是拿來用(譬如澆花)或者拿來飲用,也應當比照這裡所說,結下罪,而且每用一次,或者每喝一口,就結一下罪。
消文者按,這則消文內容還有待修訂加強,譬如變形理解為變成人形之依據。